海航接盘侠福晟集团40亿爆雷 无法兑付钜派仍继续销售

2018年5月,以29亿元接盘在上海前滩的项目,当时谁会想到,只一年,接盘侠的资金链就出事了。

前两天,先机君清理尘封已久的邮箱,发现了一封邮件。爆料人是网易的员工陈女士。

陈女士2018年3月通过钜派买的“钜福光晟第十二期”产品,今年3月到期,仅100万额度的本息,已经逾期4个月未兑付。

钜派的钜福光晟系列,目前已的共16期,2018年底的合计募资规模,超过40亿元,全部投给了50强排名第41的福晟集团。

01

2018年3月日,陈女士买了100万的?“钜福光晟第十二期”产品。钜福光晟系列,自称“开放式运作”,存续期四年,但自成立日起满12个月,可以开放赎回。

陈女士原本准备12个月到期就拿回这100万本息,结果一进入赎回流程就出了问题。

以下是钜派投资的客户服务样本案例。

2019年3月份:

5月20日:

5月28日:

5月29日:

后续:

现在时间进入8月份,陈女士的100万依然拿不到说法。

02

近期先机君在后台收到的钜派投资爆雷产品投诉着实不少,如光大MPS系列(3个产品)、西安X生系列、永X演艺基金等,但规模最大的,首推钜福光晟系列。

钜福光晟系列基金从2017年8月31起陆续成立,2018年末,合计规模达到45.91亿元。

钜福光晟系列的资金,全部投向由钜派关联方担任执行合伙人的合伙制企业,进而投资于福建福晟集团的资产并购。

福晟集团虽然总部在福建,但创始人潘某是广东人。

1993年,时任广东从化区某镇镇长的潘某辞去公职,与其兄创建了云星集团,2004年转战福建,成立福晟集团,十余年时间将福晟发展成福建一线房企,这两年更是加快在全国扩张的步伐。

2018年,福晟集团销售金额为621.1亿元,列全国房企第45名。2019年的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500强榜单中,福晟集团列第41名,并在房企成长速度榜中列第2名。

目前业内知名公司对房企的融资底线要求之一,就是要进入500强的前50名。福晟刚好入榜,拿到了融资门票。

公开信息显示,2018年11月,福晟集团与光大兴陇信托签署了100亿元人民币的战略合作协议,今年6月,与平安信托签署了200亿元的战略合作协议,另外与中建投信托等公司也有战略协议在手。

福晟集团的实力和信用级别从宣传角度看都很高,但问题是,陈女士通过钜福光晟基金投的100万,咋就拿不回来了呢?

03

钜福光晟系列基金,主要投向福晟集团的并购项目。具体结构为:钜派方面引入40亿的理财资金,福晟集团关联方福州玮隆投入10亿,共同组建一家名为钜泽投资的合伙企业。

钜泽投资出资构成如下:

所以,钜福光晟其实是钜派向投资人推销理财产品时用的包装名,穿透到资金的实际运作层面,应该叫钜泽基金。

钜福光晟的投资范围,名义上是福晟集团开展的资产并购、城市更新等高价值项目,从投资方式上说,是以投资或合营的方式,与福晟集团或福晟集团指定的第三方组建特定公司,由特定公司对项目公司进行投资。

这只基金实际上处在滚动募集状态,陈女士拿到的基金合同,并没有说明钜福光晟第十二期最终投向哪一个对应的地产项目,这就等于是一个为福晟集团量身打造的XXX。

2018年底,钜福光晟投向了福晟集团相关的几个项目,以下5个项目合计已投本金38.35亿元:

福晟银隆—长乐鹤凯置业,13.6亿元;

福州福永通—福建中亿建,4.96亿元;

永晟隆祥—淮安力天,4.992亿元;

福州千裕—连江福申,6亿元;

长沙广安—湖南和达,8.8亿元。

房产项目的开发周期大多长达数年,钜福光晟一年期满就可以开放赎回,注定了这个产品带有严重的“短募长投”性质,加上规模过大,稍有不慎即会资金链断裂。

陈女士的100万投资赎回卡壳背后,是福晟集团的一连串辗转腾挪。

相较于2018年底公布的5家标的,最新的天眼查显示,钜泽基金当前的投资标的公司仅剩福州福永通、永晟隆祥、福晟银隆三家。福州千裕和长沙广安已不在投资标的之列。

工商资料显示,福州千裕目前的股东方仅为福建福晟房地产一家,意味着钜福光晟间接投向福州千裕-连江福申的6亿元已退出。

福州千裕作为投资主体,6亿元投向的最底层项目公司叫连江福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。近期,光大信托正在发行一款“渝荣21号福州福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”,融资主体也是连江福申,该信托计划拟募资8亿元,给连江福申发放开发贷。

这意味着,钜福光晟的6个亿从福州千裕—连江福申项目上退出,福晟集团临时找了资金来过桥,但资金荒仍然存在,接下来将由光大信托的资金接盘。

钜福光晟在“长沙广安—湖南和达”一度投资8.8亿,目前已从该公司股东表中退出。在此背后,光大信托自今年6月份起,正在火线成立“福和1号”信托计划,拟滚动募集10个亿资金,用来给“长沙广安—湖南和达”相关项目救命。

尽管钜福光晟在福州千裕和长沙广安的投资已经退出,但陈女士投入的100万元历时4个月,到目前仍没有兑付的消息,这说明,福晟集团和钜福光晟系列产品面临的兑付压力,远超过从福州千裕和长沙广安合计退出的14.8亿元。

钜派投资工作人员曾对陈女士透露:“今年产品到期造成的大量赎回高达90%(40几亿)”,“福晟这个公司自己调配资金兑付了前期的25亿”——如果该工作人员说法属实,钜福光晟系列目前仍有超过15亿的兑付缺口。

在其它渠道,福晟集团目前也存在大额融资。福晟集团2018年以来共发行4期合计45亿元的债券,另外还与()合作发行了11亿的资产支持专项计划,福晟关联方福建六建发行有6个亿的公司债。大公国际6月份的最新报告对上述债券信用等级维持AA+评级。但相关报告中也指出,福晟集团今年一季度的经营性净现金流为-15.81亿元。

经营性现金流为负的前提下,钜福光晟系列的巨额赎回,当前给福晟集团带来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
除此以外,相关报告还披露:截至2019年3月末,福晟集团在建拟建项目为45个,计划总投资额为1699.98亿元,目前已投入646.44亿元,福晟集团未来还有高达1000亿元的投资缺口。

04

最后,最魔幻的是,陈女士“钜福光晟第十二期”100万本息至今无法兑付,而钜派财富的APP上,目前仍在醒目位置推销资金用途相同的“钜福光晟第十七期”,并且,标注为“类固收”项目。

同样的资金用途,出现兑付危机,还要引新的投资客户入局,这节操,也是醉了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UN财经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???
验证码: